罗振宇2019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全文(上)

By | 二月 29, 2020

2019年12月31日20:30,上海东方体育中心,罗振宇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如约而至。罗振宇曾发下大愿望:跨年演讲要连办二十年。今年是第五场,也是倒数第十六场。今年的演讲主题是——基本盘。也就是不去看那些一惊一乍的标题,人云亦云的情绪,而是转过头,看手中的资源,脚下的道路。只有基于基本盘,才能看清我们自己的努力方向。

以下是跨年演讲全文,与你分享。

第一部分:开场

2019年马上就要过去了。你的心目中有没有一个特定的人,在这一年、在某一刻,曾经点亮了你?

我有。此刻,我想向你致敬,贝聿铭先生。

2019年5月16日,贝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,享年102岁。

他是一个在世上留下了很多座纪念碑的人。但是,你如果去读他的传记,会发现,几乎他的每一个建筑作品,在当时都面临责难和挑剔,都是历经千难万险才来到世间的。

曾经有人问他:“你怎么看待外界对你的挑剔?”

贝聿铭对此的回答是: “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,因为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中。”

你,我,每个人都会有过这样的“贝聿铭时刻”。不论你做过什么、在做什么,你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挑战。怎么办呢?贝先生的这句话是我听过的最好答案。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中。

今天晚上,我们解决什么问题呢?

过去的一年,我们都经历了一些事情,遇到了一些挑战,想来梳理梳理。对新的一年,你我都有一些自己的计划,想来验证验证。而我能做的就是穷尽我能找到的聪明人,汇集他们的想法,为你关心的问题,提供参考答案。

今年,我拜托了几位学者,从年初就出发,用整整一年的时间,深入地研究,你们会关心的那些重要问题——

经济学家何帆会回答,我们的经济基本盘是什么?

投资人黄海会回答,我们的消费市场有什么新机会?

金融学家香帅会回答,我们要挣钱,钱从哪里来?

教育专家沈祖芸会回答,我们每个家庭最焦虑的教育问题,在发生什么变化?

科技产业专家王煜全会回答,中国的科技创新被美国卡住脖子了吗?

国际政治学家施展会回答,中国制造世界工厂的地位会被替代吗?

接下来,这场跨年演讲,会用一晚上的时间,来看看这些老师带回来的答案。

刚才说的是你的问题,我们一会儿再来回答。先说一个我的问题:搞清楚跨年演讲是为谁服务的。

去年,我们讲了一个词,叫“做事的人”。 一年间,我遇到好多人,都说对这个词特别有认同感。但这个词还是面目很模糊,今年我打算给它画一个像。

先说两件事吧。说完这画像就拼出来了。

第一件事,是关于图书馆的。

2019年,我听到一个数,说有一家地级市的图书馆,才100多名工作人员,一年办了5000场活动。这个数给我惊到了。什么概念?你算下来,平均一天可是13场还多。这家图书馆就是浙江嘉兴图书馆。

图书馆,这个东西好像已经很多年不在我们视野里了。在我们心目中,它应该是一个冷清的地方。嘉兴图书馆为什么这么热闹?5000场活动都干了啥?

我们自己可以先在脑子里想想,比如针对老年人,你要是办活动,你能想到的题目是啥?琴棋书画?养生保健?你看,想象力差了点吧。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老年人是退出了社会参与的一群人,找个乐子,打发时间,安度晚年就行了。

但是,嘉兴图书馆可不是想,他们是真干。一干就知道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。

首先,很少有老年人会报名参加一个带“老年”字样的活动。更重要的是,老年人恰恰需要的是社会参与啊。所以,他们为老年人开发的讲座活动是:怎么用智能手机?学会了智能手机,就可以查公交线路了,可以淘宝购物了,甚至可以自己上淘宝卖货了。

最受欢迎的讲座,你可能想不到,是怎么做电子相册。拍照片,选照片,配音乐,上字幕,发到微信群里,做完特别有成就感。这是老年人力所能及的一项创造性活动。

你看,就是这样通过在真实世界的摸索,嘉兴图书馆一年办出了5000场活动。

什么叫“做事的人”?他们不是在解决一个个想象中的问题,他们是在回应一个个真实世界的挑战。

我认同这件事,但是到底怎么做呢? 我怎么回应真实世界的挑战呢?

这个人大家都认识,国民励志大IP——曾国藩。

今年,我偶然翻到他讲的一个故事。农村里,有个人出门,看到在一条很窄的田埂上,俩人顶上了,谁也不让谁,谁也过不去。为什么不让呢?因为俩人都挑着很沉的担子,路太窄了,谁要让,谁就得从田埂上下去,站到水田里,沾一脚泥。

你作为一个旁观者,想上去劝,咋劝呢?

你说,这位年纪大,你下去,让他先过。他会说,凭啥。

你说,这位身上的担子重,你下去,让他先过。他还会说,凭啥。

你看,这不就顶死了吗?

那曾国藩的故事里,这个旁观者是怎么做的呢?

他走上前去说,来来来,我下到田里,你把担子交给我,我替你挑会儿,你这一侧身,不就过去了吗?

你看,只要你的身份稍稍转换一点,从一个旁观者,变成一个置身其中的人,把自己放进去,是不是一个看似无解的事,就有了答案?

曾国藩管这种方法叫: 躬身入局。

什么叫“做事的人”?不是置身事外,指点江山。而是躬身入局,把自己放进去,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。

刚才讲了两个故事,其实都在分辨,做事的人和其他人的区别。做什么样的事?回应真实挑战的事。当什么样的人?躬身入局的人。

但是,用“做事的人”来形容你们,还是觉得有点不到位。我得找到一个新词。

有一天我的同事,得到大学的教研长蔡钰给我讲了一部老电影《风声》里的一句台词:“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,我辈只能奋不顾身。”

她记了这句话十年,只因为其中那个词:“我辈”。她说:我辈这两个字里,写着对世界的主场感和建设性。无论哪个时代,我辈都是最令人神往的那群人。

“我辈”也就是个代词,本来没啥意义,但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,这两个字里面有一种骄傲的认同感。

这个词的认同感是能够穿越时间的。就像我追问嘉兴图书馆的时候,我问他们:你们为什么会干得这么好?他们的答案居然是:我们可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现代图书馆,1904年就成立了。

你看,这就是我辈应该有的回答。往时光纵深里一看,好像是历代先贤,把什么东西交到了我们这辈人手上。

我辈也能跨越空间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,什么地方都有,什么领域都有。就像我刚才讲到的那些人,你可能这一辈子也不会认识他们。但是,听到他们做的事情,我相信在场的、在网络和电视机前的、在这个跨年夜不看歌舞节目,而一起思考碰撞的人,你们都会会心一笑:此乃我辈中人。

你不要以为这是我的发明,我辈这种人,什么时候开始有的?从我们这个民族精神发源的地方,我辈这种人就有了。

西方经常说,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。但是,中国人没有信仰么?今年我看到一段话,如果你把中国那些最著名的神话,真的排出来,你会发现这样一组故事:盘古开天,女娲补天,后羿射日,夸父追日,精卫填海,愚公移山,大禹治水。

你发现什么共同点么?中国人从来不臣服于压倒性的力量,而是在面对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的时候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好,回到现在,2019年,回到年末的最后几个小时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挑战,你说我辈怎么办?

你看看,我们中国人就这样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跨年演讲为谁服务?就是为你们这样的人服务的。

法国作家加缪曾经说过:不要走在我后面,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。不要走在我前面,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。请走在我的身边,做我的朋友。

请走在我的身边,谢谢你,各位时间的朋友。

第二部分:什么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

来听跨年演讲的人,心中一定有一个问题:中国经济到底怎么样?

你要是问我预测,我是真不会,那是经济学家的工作。

你要问我个人感受,可能我20年都这一句话: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。

经济不是预测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。如果你觉得好,不错,如果觉得不好,那就努力干。

刚才说的是个态度问题,下面我们来看事实。

关于中国经济,反正我听到的来自两个方面的事实都有。

你要说中国经济不好,一大堆事实。往这边看:

汽车市场,连续增长了28年,2019年下滑了约10%。

有类似遭遇的行业还有很多,家电、服装、广告等等。是不是今年有些行业真的就不好了?

还有个词叫“爆雷”,2019年想必你们隔三岔五就会听说一次。

我不知道你还听到了哪些。反正关于中国经济不好的事实,这张单子要列,还能列很长。

但是,我们再回头看这边。 你要说中国经济好,也有一大堆事实:

今年天猫双十一成交额2684亿,同比增长25.7%。

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,那么铁了心地打压中国出口,中国出口还增长了,连份额都是增长的。

如果你对这事感兴趣,你可以翻翻社科文献出版社最新出版的《经济蓝皮书》。

看完之后你会发现,如果你想论证中国经济好,可以找到一堆事实,如果想论证它不好,也可以找到一堆事实。

但是我想提醒的是,其实观察2019年中国经济的角度不仅是好和坏、乐观还是悲观,还有好多角度。

比如,曾鸣教授说:“容易赚的钱肯定是没了,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。”

更辛苦的事是什么?曾鸣教授还有进一步的解释,他说:你别以为到下沉市场就算更辛苦了,也别以为找细分需求就算更辛苦了,这都不算。真正的机会是,改造每一个值得被重构的传统产业,这才是一件具备创造力的"苦差事"。

你看,在曾鸣教授的眼里,中国经济有冷有热,不是个总体上的好坏问题,而是一个干什么事情和怎么干的问题。肯干苦差事,就有机会,只想挣容易的钱,就没机会。

慈善家王兵提醒了我一个角度,2019年的经济现象,背后本质上是因为技术进步的速度太快,而社会演化的速度太慢,这二者之间产生了摩擦。

比如说,很多人年到半百还要闹离婚,为啥?因为医学技术进步了,百岁人生变得可能成为常态,一对夫妻五六十还闹离婚,很正常,原来忍忍就结束了,现在还要再忍五六十年,忍不了了。你看他说的是个时代错位问题,也不是个悲观乐观问题。

再比如,商业观察家梁宁说,有人给她看了一份100多个陷入困境的公司的清单,她发现了一个问题:每个陷入困境的公司,同行里都有对应的正面典型。

做保健酒的椰岛鹿龟酒陷入困境,但是主打健康概念的食品开始爆发。

做饮料的汇源果汁陷入了困境,但是一批年轻态的饮品,开始异军突起。

都说服装不行,李宁变成了中国李宁,火了,成了国潮。

梁宁说背后的原因是市场人口换代了。你知道吗?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件事,现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国土上的人,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人,超过了之前的。

你看,她说的是个人口结构问题,也不是个总体上的好和坏、悲观乐观的问题。

而吴伯凡老师面对我的这个问题,给出的答案更有趣,他甩了一句话给我: 2019年就是典型的“悖论之年”,好坏都有。

我追问:那到底是好还是坏?吴伯凡老师说,这个问题你问错了,或者说你对悖论这个词就没理解。

悖论这个词不是说两个观点不一致,所以其中一个肯定不合理,而是在说世界本来就这样,两个不一致的观念和真相是可以并行的。

你必须整体地接受这一堆混合在一起的事实,而且你还得有能力同时多角度地观察它。所以它不是一个好坏问题,而是一个观察方法的问题。

还有,投资人张颖也提示了一个角度,我觉得也很有意思。

张颖今年下半年有一段时间,天天组织人看电影,连拉带拽,动员所有创业者,都去看一部纪录片——《徒手攀岩》。

为什么呢?咱们先来一起欣赏一下。

这个岩壁叫酋长岩,高914米,是全世界最难攀登的岩壁之一。这部片子拍的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攀岩运动员Alex从准备到行动,最终徒手挑战酋长岩成功的过程。注意,是徒手,没有任何绳索和保护措施。

那张颖为什么这么积极地拉人看这部纪录片呢?他是一个投资人,他其实在跟这个时代的创业者说: 徒手攀岩的过程不是克服困难,而是习惯困难。

我理解,张颖还有另外一个意思,就是中国经济到了一个节点,就是从一个模式要转换到另一个模式,我称之为:从电梯模式切换为攀岩模式。

什么意思?所谓电梯指的就是,那些稳定的、确切的通道。过去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,只要搭上电梯,就能往上走,而且非常确定:好好学习,就能考上好大学;学历越高,就越能进好单位;进了好单位,就肯定比卖口红的挣钱多,今年这话,你在李佳琦面前再说说试试?

现在的中国已经切换到攀岩模式,下一步往哪里爬,每一步都在考验我们的创造力和选择能力。

刚才我们讲的这几位老师的看法,没有一个用“好”或者“不好”这个简单的方法来判断中国。

说到这里,请允许我再次隆重地为你介绍何帆老师。他是我们派出去的六路研究队伍中的第一队。走访了40多座城市,数十个产业,采访近300人。

我还要表达一份感谢,今年特别幸运,我们的整个研究计划得到了一批优秀企业的支持,他们成为了我们的知识合作伙伴。何帆老师的这项研究,是由我们的老朋友,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支持的,感谢他们。

说起何帆老师,你应该知道。去年,何帆老师发了一个大愿,要用30年的时间,去记录中国那些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我每次想到这件事内心都特别高兴,20年的跨年演讲对我是个巨大的挑战,但是何帆老师的挑战比我还持久。等我61岁完成最后一场跨年演讲,我会笑着看他说:哥,我干完了,您继续。30年啊,何帆老师要用一个人的长期主义,去对冲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。

在这里,我们特别感谢何帆老师,也向长期主义致敬。

今年,何帆老师带回的这份报告是《中国经济报告》。

他用一年的时间,走访大江南北。看看支撑我们中国经济走到今天的基本盘到底是什么?在这个基本盘上,我们又该怎么行动?

现在这份报告已经在得到App上线,何帆老师的 《变量2》 由中信出版社出版,今天起已经可以在当当买到。

来,立即拿下何帆老师的报告。见证这份长期主义的坚持,也为自己2020年的徒手攀岩准备一份地图。

看完这份报告和这本书,反正我是有这样的感受:在这个时代的中国,从电梯模式切换到攀岩模式,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。

提到中国经济的基本盘,我们首先会想到这些——

极其完备的基础设施、全球最大的供应链体系、世界最大的统一市场、从未中断的文明共识,当然,这一切都离不开这个国家超强的社会组织能力。

所有这些,其实就一件事:超大规模。理解中国经济基本盘,必须把超大规模作为一个前提。

但是我们就停留在这里么?肯定不行啊。我们还得往深了想。

超大规模仅仅意味着是大、是多么?不,它还意味着另外一件事:复杂。复杂意味着什么?就像在攀岩的时候,地形越复杂,抓手就越多,向上攀援越容易。所以我提个醒,你在看何帆老师这本新书的时候,多关注一下他论述复杂性的那个部分。

我们来看看复杂性是怎么成就中国这一代人的。

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是从农村来到城市,从小地方来到大地方,很少有谁一步到位。但是每走一步,这个社会都能给我们提供落脚点和抓手--就像攀岩的岩壁上充满了抓手和歇脚的地方。

你就想,今天一个农村男孩来到上海打拼,没学历、没技术,当个快递员总还是可以的,人老实肯干,大几千的收入还是有的,这不就待下了么?然后站在这个点上往下一步进发,能学个手艺、入个行当吗?能好好干,当上主管吗?

这个人大家认识么?杀猪的。

不认识也很正常,因为他上一次火还是16年前。媒体上称他为:北大屠夫,陆步轩。媒体报道他,就是因为大家惊讶地发现,一个北大中文系的高才生,居然沦落到卖猪肉。

我们可以回到当时的情景,对于这个人的处境最善意的理解也就是:行行都一样,不分高低贵贱。你是不是觉得,一个卖猪肉的,也就只能那样了。

但是这两年,他又火了,因为他卖猪肉干大了,成了一名卖猪肉的企业家。根据媒体报道,2018年他们公司销售收入有18个亿。

你就看他这前半辈子,从边远的农村,考上了北大中文系,在当年就算是坐上电梯了吧?不好使啊。没找着合适的工作。就耗着么?没有啊。从电梯里出来,哪怕上菜市场卖肉,也有机会。这就是最后一站了吗?也不是。也还可以继续往前走,把卖肉的摊子发展成为一个正规的企业。当上企业家,就可以享受了吗?还是没有啊。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吗?在抖音上当网红呢,跟现在的年轻人聊聊猪肉,聊聊人生,发一条短视频就有好几十万人点赞。

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,陆步轩的故事在中国都非常常见。

你看一个人的一生,哪里是一个简单的标签、一部直达的电梯就能解释的,复杂得很呢。这就是我们中国社会复杂性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抓手。

当然我知道,我一讲陆步轩,就有人说那他是赶上了创业大潮,又赶上了猪肉涨价,是个幸存者偏差。那我们看一下30年前,和他一起在北大食堂打饭的同学们还有谁?

张益唐,数学家;

李彦宏,百度公司的创始人;

西川,著名诗人;

陈涌海,物理学家;

郁亮,万科集团董事长;

宣明栋,得到App总编室主任。

那你要非得说,他是北大毕业生,一般人没这机会,你看这几位:

米雯娟,VIPKID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张勇,海底捞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李想,车和家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黄章,魅族的创始人,没上过大学;

还有这位,国民女神,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女士。众所周知,没上过什么学。

这就是中国,无论你身处哪个位置,你都不能说自己没有机会。

什么是好的时代,就是走在街上,我们不敢小瞧任何一个人。因为“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,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”。

其实不光是个人,回顾今天我们做成的很多事,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来,说一个何帆老师报告中的案例。我们来看一座小镇的故事。这座小镇就是乌镇。

乌镇知道吧?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地方。 乌镇有个有意思的地方。它分东栅和西栅。

东栅是原生的自然市场,和我们上海周边很多的古镇一样,家家户户搞旅游:开客栈、办餐厅、卖特产,今天尝试个这,明天尝试个那,充满了活力和烟火气。

而西栅呢,把原住民迁出去,雇佣成员工,统一规划,整体升级。举办互联网大会的地方是西栅,去过的朋友都知道,门外是江南水乡,门内是Wi-Fi大床。

东栅全是自家生意,充满了能动性和灵活,什么容易赚钱,游客喜欢什么,东栅最容易嗅到风向,动作最快。但同时天花板也明显,商品服务同质化,追求短期效应。

所以,如果没有西栅,陡然提升了这个古镇旅游服务的基础设施,秩序和标准。你看到的乌镇就是中国无数此类景区的一个,一样的小桥流水,一样的旅游纪念品,不会是今天这个脱颖而出的古镇旅游的旗舰。

我们再看,你会觉得乌镇就是中国的某种缩影,有人在前面探路,自由自在,但也承担代价,有人在后面修路,把探路出来的成果,固化为基础设施。

不断地寻找抓手,走一步,踩实一步,再寻觅下一个抓手。一步一步地往上走。这整个过程,不也是在徒手攀岩么?

你回到观念世界,还有这样的争论——自由市场好还是强管理强规划好,但是在现实世界里没有任何矛盾。

熟悉中国的人都知道,浦东、深圳都是这样出来的,有探路的有修路的。

塔勒布说: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想赢,一种想赢得辩论。 每当我们陷入纠结的时候,就想想乌镇。在乌镇外的人还在为两种模式哪个好搞辩论时,乌镇则早已开干,管他呢,反正乌镇真想赢。

这种复杂性还不仅体现在空间上,还体现在时间上,乌镇为什么叫古镇呢?几百年前的东西,当然也是我们今天的抓手。

说到这里,我要正式感谢一下何帆老师这支调研团队今年的“知识合作伙伴”, 感谢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。

他们对《中国经济报告》这个项目的支持,使我们今天可以收获这么多全新的研究成果。他们之所以选择支持这个项目,就是因为特别认同何帆老师的研究主题词:“基本盘”。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帮助了我们。我特别诚心诚意地向大家介绍他们。老窖人恪守匠人精神,选择已经不间断使用了90年以上的泥窖窖池进行酿造,窖泥中所富含的微生物,使得他们酿出的酒特别的香,这也是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的“基本盘”。

泸州老窖最自豪的就是自己几百年前一直沿用到今天的窖池。无论你对白酒的了解有多少,你说在宴席上,把酒斟满,端起来,好朋友跟你说,这个是近500年的窖池酿出来的酒,你说这酒里是不是凭空就多了一份郑重和敬意。谢谢他们。

你看,有这种复杂性的国家,当然就能出现一种新的成功模式,何帆老师称之为: 在复杂环境里的演化算法。

后来,何帆老师还拿“演化算法”这个词请教生物学家王立铭教授。

王立铭教授说: 对啊,演化算法是地球上唯一可靠的成功学。

我们面对这么一个岩壁,有那么多抓手,面对中国的复杂性的时候,我辈应该采取的姿势是什么?

何帆老师在最新的报告中提出了一个词: 苟且红利 ,意思是虽然看起来所有人都在做事,但是其中有大量的苟且者。你只要稍微比他们往前一点点,就能享受到的那个红利,就是苟且红利。

我们稍有成就的人,可以扪心自问,我们的那些成就真的是因为天赋异禀么?不是,是因为我们在某些时刻,比别人稍微认真了一丢丢,这就足够了。在攀岩时代的中国,咱们比周边人认真一丢丢,这就足够了。别人的苟且,成就了我们的努力。所以苟且红利准确来说,应该是不苟且红利。

我给你举个例子: 前几天,我打了辆专车。 估计很多人都打过。 下车的时候,司机都会要你给个好评。 因为五星好评对司机很重要,能被优先派单。 很多人没给,往往是因为下车的时候,忙忙叨叨给忘了。 而那天我见的那位司机呢,你看他这一通操作:

首先,离我们家还有二三百米的时候,他非常有礼貌地和我说,我提前给你结束行程,少收你点钱。听到这句话,你肯定觉得,占便宜了。

我正要说谢谢呢,紧接着,这位司机就和我说了一句话,麻烦您,如果您方便的话,能不能给我点一个五星好评?

你看,这话一出口,我人还在车上,正好还有空,刚占了人一便宜,不点还是人吗?

你看,就这么一个简单动作,我心里对他顿生敬意。我就坐他这一回车,都没跟他聊过天,但我心里知道,这人对他的工作不苟且,同行业面对的共同问题,他会想一个办法解决它,这样的人一定在这一行里出类拔萃,收入一定高。哪怕将来改个行,他照样有前途。

我们是不是从小到大,走南闯北,到处能够遇到这样的人?何帆老师书和课程里写了好多,你要看这样的例子,可以去找。

这就是我们的中国。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着力点。往旁边看一看,迈出这么一小步,这就是你向上攀岩的着力点。

读完何帆老师的报告,我就下定了一个决心。

虽然我是一个特别不擅长社交的人,但是2020年,我能不能把自己从现状上优化一下,给自己下个命令:每个星期约一个和我工作无关的人,跟他吃个饭,聊个天。

而且不是为了办什么具体事情,只为了从他身上学到一点我陌生的东西。我在想,如果2020年我真的严格执行了,我会不一样。这会成为我在这块岩石上攀岩的下一个抓手。

我自己准备这么去做,我提议大家一起也可以找一个自己的小抓手。为了我们彼此看到,得到做了一个小工具,叫时间胶囊。你可以把这个计划,甭管是去上一个学、去参加一个比赛、去学一门手艺、去认识一个早就想认识但还没有认识的人都行,都可以记在时间胶囊里。

明年的今天,时间胶囊会提醒你,看看你做到了没有。我们一起互相监督,好不好?

我知道说到这里,你还不过瘾,你老想找何帆老师要个答案,要个对未来的预测,

但是就像互联网思想家尼葛洛庞帝那句话所说的: 预测未来的最好办法,就是把它创造出来。

第三部分:消费市场有什么新机会

刚才我们说到,中国像一个攀岩胜地,到处都有抓手,可以让我们向上攀爬。但是,机会到底在哪呢?

过去我们一说到机会,无论是作为一个从业者还是创业者,我们总是关注那些新事物,觉得越新,机会就越大。比如,互联网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区块链,等等。其实,归根结底,我们就是怕自己掉队,怕没赶上风口。

但是,总是忙着赶新风口,我们就容易忽略一个非常确定的机会,那就是,消费。你想,不管什么时候,老百姓总是要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嘛。消费,这个机会,就像房间里的大象,非常庞大,人们却经常看不见。

你知道吗,2019年发生了一件事,今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超过40万亿人民币。这意味着,中国即将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。而且中国现在的年均增速,是美国的两倍多。也就是说,从2019年开始,我们的消费能力不仅会向全世界最强迈进,而且还会越来越强。

其实不仅如此,投资人李丰还提醒我:我们不光是消费能力强,我们的供给能力还强,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大最完整的供应链,不光需求供给都强,我们的效率提升还非常快。我们在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代表的,新一代技术的应用和转化速度上也是首屈一指的。

你看,最大的供给,最大的需求,最快的效率提升,这三个变量同时集中在一个国家、一个市场,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。会发生什么呢?结果一定会超出我们的预想。

为了回答这个问题,今年的跨年演讲,我们专门委托投资人黄海,看了1000多个消费项目,为你带回了一份关于中国消费市场的调查报告, 叫做《中国消费产业报告》。

现在已经在得到App上线。当然我们更要感谢支持黄海老师这个研究计划的知识合作伙伴:国际高端家电品牌,卡萨帝。

黄海老师下了一个判断: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。

从黄海老师带回来的信息看,中国的消费市场,那可真叫全面爆发。我们经常说年轻品牌在崛起,今年,为老年人服务的品牌也在大量爆发。老年人专用的鞋、老年人的纸尿裤、老年人的度假养老社区都非常火爆。

你说下沉市场越来越好,正新大鸡排的门店数量都超过了麦当劳,做刨冰起家的蜜雪冰城的门店数量也超过了星巴克。

但是,高端市场也一路高歌猛进。比如,我们公司门口的那家高端商城SKP,店庆一天卖了10个亿,比历史最高水平增长了30%。还有进口电动车特斯拉今年也一直在增长。

尤其是,国际高端家电品牌卡萨帝增幅超过40%,要知道它可是在高端市场份额已经第一,单价最高的情况下,还达到了市场增速第一。

卡萨帝之所以要支持今年跨年演讲这一部分,就是想告诉大家,中国的消费市场有很多局部非常好,只要你能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。比如说,卡萨帝就是在14年前,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市场只需要更便宜的产品的时候,清楚地感知到了消费者对品质生活升级的需求,坚持做高端原创产品,从智慧产品到智慧生活场景的打造,成就了今天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,成为近年中国家电消费市场的一剂强心针。

现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,比如,网红带货,宠物经济,盲盒炒鞋,奶茶轻食,等等等等。

但是,真的是这样吗?那咱们就来说说,这个消费市场,和你有什么关系?有哪些抓手是可以帮助每一个人往上爬的?

在黄海老师的报告中,我们看到,至少有三个巨大的机会。

先说第一个机会,新基础设施。

什么意思呢?咱们从一个现象说起。

今年的天猫彩妆品牌冠军是谁呢?是巴黎欧莱雅吗?是雅诗兰黛吗?他们是第二第三名,那第一名是谁呢?完美日记,一个全新的中国品牌。

更有意思的点是他们的历史:巴黎欧莱雅112年,雅诗兰黛73年,而完美日记只有2年。

你知道2年这个数字背后的震撼是什么吗?如果倒转几年前,做一个新品牌,干个实业,2年,你连工厂投产都不可能。更别说,做品牌、通渠道、上规模这些事情,那都是需要花时间才能熬出来的。为什么完美日记只花2年时间就能当第一呢?

它一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。这个东西就是我们刚才说的,中国新基础设施。

基础设施指的可不仅仅是铁路、公路和机场。它指的是一个创新者可以放心甩出去,让别人干的所有事。你只要站在它的肩头,就能比原来好。

我们还是拿中国化妆品来举例子。在今天中国的市场上,你要想做一个新的化妆品品牌,很多事你不用自己做了。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,定义好你的不可外包的核心能力。比如,洞察用户、连接用户、把用户服务好,剩下的所有研发设计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平台,都有现成的基础设施为你提供全套解决方案。

来,我们再看一眼中国的新基础设施——

我有个想法,这个想法怎么变成货呢?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实力是我的后盾。

货在哪儿卖?中国强大的电商平台就是我的基础设施,通过它,我可以触达8亿用户。

电商争气,但是这事就完了吗?电商平台的下面是发达的物流体系。1美金的平均快递成本就可以通运全国。这事在全世界都是奇迹。在西方城市消费,小费只给1美金都不好意思。

今年崛起了很多雪糕品牌,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是品牌厉害吗?不是,是冷链厉害。大夏天的网上可以买雪糕,送到你手里的时候,还冻得很结实。你想想这背后是多么恐怖的物流能力。

那再往下看呢?中国物流的下面,是持续几十年没有间断的村村通工程的结果。在这么大范围的国土上,每一个村子都要做到通电、通路、通网络。

你知道吗?在一些边远地区,仅仅为了实现通电目标,每户的投资平均是4万块钱,要是靠收电费的话要100年都收不回成本。

有了这些基础设施,哪怕你身处在一个偏远的农村,只要你懂需求、会表达、能沟通,你都可以把这些基础设施利用起来,成为你自己的抓手。把茄子辣椒西红柿卖出个花来。就地致富,就地崛起。

最近一年,有1900万人从快手平台获得收入,国家级贫困县在快手的卖货人数,达到115万人。

所以,当我们乐乐呵呵地在抖音和快手上看农村小哥带货、卖当地土特产的时候,你只要抽身一看,你看到的是一个全球唯一的,一层一层累加的,规模、深度、复杂性都极其恐怖的新基础设施体系。

这是一场席卷我辈的完美机会风暴。

这是第一个机会,中国的新基础设施。

再来看第二个机会,咱们还是从一个场景说起。2018年2月,有一个中国品牌来到了纽约时装周。他们做了一件简单粗暴的事情,4个中国字,四四方方,绣在胸前。

就这么个设计,好看不好看,见仁见智。但就这么一个设计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炸了。疯狂转发的是谁?年轻人,95后。他们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李宁是何方神圣。他们只是单纯觉得,胸前那四个方方正正的汉字“中国李宁”,好酷啊,厉害啊。

2019年李宁最潮的一款鞋,是纽约时装周上推出的“悟道”系列。你知道00后们对“悟道”最大的赞誉是什么吗,除了其中的二次元精神,还有一个我怎么也想不到的词:“踩屎感”。什么意思?就是走路时感觉鞋子又软又跟脚,就像踩在屎上一样。

如果你去翻翻李宁的天猫店评论,你会发现好多年轻人在赞美这种踩屎感。比如这么一个评论:“吹爆这款悟道!不仅颜值高而且走路超级舒服的,鞋底是软的,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走路的时候就像是踩在屎上一样有质感。总之吹爆李宁!吹爆二次元悟道!国货牛逼!”

你看,这就是“中国李宁”这个品牌,在年轻一代消费者心里的样子。

凭借“中国李宁”这个子品牌,李宁公司沉寂多年之后,销售额首次进入百亿人民币俱乐部,股价涨了三倍。请问怎么解释这件事?

你想,李宁那可是一个30年的老企业。不是没遇到过低谷。什么突围路径没有想过?尝试过国际化吧,品牌上甚至连一个汉字都没有,结果后路反而被晋江系运动服品牌给抄了。也尝试过取悦年轻人,甚至把品牌改成“90后李宁”,结果呢,消费者不买账啊。

万没想到,真正的解决方案居然就在他们出发的地方——中国。从李宁到中国李宁。把中国两个字堂堂皇皇地写在胸口,瞬间引爆了当代年轻人内心原有的那份骄傲和认同。

唯一合理的解释,也是四个字——中国红利。

今天几乎所有的消费品类,都迎来了一个通过中国红利而再做一遍的机会。

来,让我们再看一遍我们出发的地方。

对我们四十岁以上的人来说,中国这个词非常复杂,我们从小就学习中国地大物博、人口众多。我们的处境从落后挨打、到奋起直追。选国货,一方面是爱国,一方面是便宜。

但是,对于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,中国的概念非常简单啊,我的祖国,厉害啊,我自豪啊。你就想今天的一个中国年轻人,出国他能体验到啥?即便去到发达国家,外卖不方便吧?好多地方没Wi-fi吧?高铁少吧?因为没有移动支付出门还得带现金吧?

他们从小在这个环境里长大,对国家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。当然,等他们更成熟,也会意识到,我们要向世界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。但是,中国这个词,以及背后的那一整套文化符号,对他们的吸引力,是原生的,是天然的。这一代的年轻人以他们喜欢的方式,和我们的文化传承接上了脉。

2019年,淘宝上好几家汉服店,销售额不声不响都过了亿,最多的一家一年卖了4个亿,买家都是年轻人。你怎么解释?只有一个解释,因为中国文化符号。

过去这些年,产业界一直在讨论我们怎么做文创产业的问题:去日本学,去法国学。万没想到,600年的故宫成了文创产业的头号大IP。故宫IP带火了一批网红爆款,带背包、带胶带、带口红、带月饼,好像什么都能带。你怎么解释?只有一个解释,因为中国文化符号。

连华为这样的科技公司,在为下一代产品注册商标的时候,也恨不得注册了一本《山海经》。全都是这样的词,操作系统叫鸿蒙,实验室叫玄武。可能有的词我们都不认识,但是这样的字眼总让我们内心澎湃。你怎么解释?只有一个解释,因为中国文化符号。

这就是中国红利。这个红利,人人有份。它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源远流长,在这个时代喷涌而出,可以最快地唤起我们内心深处的认同。只要在这个国家里,都能把它变成自己的抓手。

好,新基础设施和中国红利,这两个抓手我们看到了。那还能再往上走吗?能,只不过非常难。

得到App总编辑李翔过去一年一直在做一件事,研究历史上那些巨富的产生。他告诉我,巨大的财富创造过程中,必然伴随着整个社会结构和人们生活习惯的变化,这一定会带来一批世界性品牌的崛起。

那这些品牌一旦崛起之后,会有什么结果呢?我们来看一组数据。截至2019年12月28日,耐克市值1265亿美金,宝洁3144亿美金,可口可乐2371亿美金,星巴克1040亿美金,雀巢3166亿。动辄千亿的价值啊。我们老觉得只有做科技互联网才能做大。但是中国那么多科技公司,只有阿里和腾讯市值超过了1000亿美金。

那中国这一轮崛起成就的世界品牌呢?我们不知道他是谁,诞生在什么领域,大概率知道他是我辈中人。没准,他正在听这场跨年演讲。

你可能会说,建设一个国际品牌,这能做到吗?太难了。今年,我听梁宁老师讲到一套方法论。这个事,其实只需要,花力气,花时间。我们不是没机会。

这套方法总结成一句话就是:检验品牌,就是你愿意和它自拍。

比如,你想喝咖啡了,自己点一杯,这未必是品牌。但是,你愿意带你的朋友,一起去某个咖啡店喝一杯,这就是品牌。

再比如,你买了一双球鞋,自己跑步的时候穿,这未必是品牌。但是,你买了之后愿意拍一张照片,并且晒到朋友圈,这就是品牌。

走路上突然想上厕所,没有公共厕所,这时候你只看到一家中餐厅和一家肯德基,你说你会去哪家上厕所?大概率是肯德基,但你琢磨过为什么?

很简单,你和中餐厅之间,除了消费没有别的关系,但是你和肯德基之间,有很多层次的关系,你和它的互动没有任何负担,这就是品牌。

前段时间,我们公司的快刀青衣玩命给我推荐一款手游,想把我给拉进去。他的理由居然不是游戏好玩不好玩,而是玩这个游戏的人都特别好玩。 这个游戏叫《率土之滨》。

快刀告诉我,这游戏里有的人天天用文言文给人下战书、有的人找到工作、有的人找到生意合作伙伴。因为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特别的真实,所以,这个手游在4年过程中持续逆生长,做到这点是挺不容易的。看出来没有,原因很简单,就是因为大家不是在玩游戏,而是在“一起”玩游戏。玩家是通过游戏,来建立自己真实的社会关系。这样的游戏当然有魅力。

说到这儿,我们就能试着回答一开始提出的那个问题了:中国消费市场,机会到底在哪里?

就是:利用中国红利和新基础设施,创造一个世界级品牌。

这当然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挑战。但是,我们知道,就在这几年,它一定会发生。

正如100年前,一个类似处境的我辈,一个世界级品牌的创造者,一个上升国家中的攀岩者亨利·福特说的那样:“我们已经取得的进步,足以使人振奋。但与未来我们将拥有的一切相比,今天的一切微不足道。”

第四部分:钱从哪里来?

接下来我们发布本次跨年演讲的第三份报告,回答一个你肯定关心的问题: 钱从哪里来?

金融学家香帅老师和她的调研团队工作了一整年,考察了十几座城市,收集了3亿条数据,这些数据覆盖了368座城市,2900个区县,十几亿人口,写出了这本书:今天我们和中信出版社、京东商城合作,在全市场首发一本书,名字很来劲: 《钱从哪里来》 。

与此同时,根据这本书制作的课程已经在得到App上架了,这就是 2019版《中国财富报告》

香帅没有答应我干30年,但是答应我每年都干。

当然我们更要感谢支持香帅老师这个研究计划的知识合作伙伴:招商银行。招商银行App服务超过1亿用户,除了提供金融服务外,还提供生活缴费、外卖、打车等各类便民生活服务,招行App现在已经成为与用户交互与沟通的重要连接器。

招商银行之所以要支持这个调研项目,也是想借跨年演讲这个平台,向大家传递一个信心,中国人的财富状况其实还不错。

你可能会说,今年好多人投资理财都赔钱了。话分两头说,一方面只有赔钱的声音你才容易听得见,赚钱的人都闷声发大财去了;另一方面,你可能忘记了加上时间这个维度,就是要长期遵循专业的资产配置,当时间的朋友。

以招商银行提供的数据来说,即便是针对高风险偏好客户制定的资产配置方案,从2012年以来任意时间点买入并坚持持有3年,盈利的概率至少能达到92.3%,中间哪怕经历了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,只要你的策略是长期主义的。你发现没有,实际的情况和那些情绪性的恐慌其实是不一样的。

当然,这只是存量财富的问题,我们更关心的是:钱从哪里来?也就是增量财富的问题。

要讨论这个问题,前提是我们必须得统一一下思想,从一个数字开始: 73%。

这是个什么数?就是2018年,中国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,有73%,来自于劳动所得。

这不是中国自己的现象,即使在美国最顶级的富人当中,劳动收入也占家庭总收入的一半左右。也就是说, 钱生钱,其实是少数,人挣钱,才是多数;闭着眼睛挣的钱,其实是少数,睁着眼睛要花力气挣的钱,才是多数。

我看完香帅老师的书之后就觉得很开心,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有钱,大家都得下地干活。这让我想起我们办公室墙上贴的一句话:力不到,不为财。这才是个人财富的基本盘。

你看,关于财富问题,我们面前出现了两条路。一条是73%,劳动所得;一条是27%,投资所得。你发现没有,这就有意思了,过去我们一说钱从哪来,想的都是27%的事。这其实是个小头。

硅谷的大神,保罗·格雷厄姆不是说过吗,有钱人往往是因为胡乱投资,把自己搞破产的。

2019年我们看到这样的事还少么?大过年的,咱就不举例子了,大家都明白我在说什么。民间用一句话给它总结了:凭运气赚来的钱,会凭实力亏光。

说到这里,关于27%怎么办?你要问我,我就劝你,反正我是把它存到我心爱的招商银行,委托给专业的人,然后就不惦记它了,少占用精力,把精力放在73%的大事上。

接下来,我们就专心说说73%的事。

有一天,香帅两口子在家里聊天,那可都是教授哦,北大的教授哦,说海归博士回国当教授,起薪一年50万,不少吧?对得起知识分子吧?但是这账一细算呢?扣掉所得税,每个月到手不到3万。

育儿嫂听到了,震惊地放下手中的活:“啊,文化人挣得那么少?”

没错,现在在北京,一个育儿嫂,纯现金收入每个月至少一万。要知道,10年前,当教授的起薪是一年三四十万,阿姨们每个月拿多少呢?1000块。

育儿嫂这十年,工资增长得太快了。

香帅随后发了一个朋友圈,很有意思:我因看见了风暴而激动如大海。

这是她引用的里尔克的诗。那么,她到底激动个啥呢?

一句话,中国人的财富状态,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。

这个变化最重要的部分是,人和人的连接,正在决定社会财富的创造、分配和转移。

这个变化背后的原因有很多。比如,中国开始进入万元美金社会。再比如,人工智能的影响,等等。有兴趣的话,可以去看香帅老师的报告。我这里不展开。

但是,请大家记住这个词, 人和人的连接。

什么意思呢?说个我最近听到的事情。

我们得到大学郑州校区有个同学叫岳海龙。他是做物流公司的。做物流公司要铺网点嘛,需要选择大量的加盟商,怎么选呢?是看他的本事吗?学历吗?投资吗?经验吗?都不是。他做这行有个窍门叫:三个当家人,一门穷亲戚。

三个当家人啥意思?你不是光棍一个,而是还能再团结来两个人,甭管是小舅子还是媳妇和你一起合伙干,这说明了你人际能力的连接性。

而一门穷亲戚,其实是他们在考察一个人人际能力的可扩展性,就意味着,这个业务到了最忙最苦的时候,你从市场上完全抓不到人的时候,你总有一个信得过的人,替你冲上去。

这个例子说明什么呢?说明每一个人的财富状况,不仅取决于自己的能力,还取决于自己有什么样的人际连接能力。

刘润老师告诉我, 一个人的财富基本盘,有两个组成部分:

第一,你自己的本事,第二,你和其他人连接的本事。而后者是前者的放大器。

带着这个视角,再来打量中国人的财富版图,你会发现,有些职业正在起变化。

比如说房产中介,中国有100多万从业人员。过去的理解,这是一个把人和房连接起来的职业。但是,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。他更重要的任务是要连接人和人。

我认识的一位资深房产中介老师徐东华告诉我:现在大多数人买房,都是改善性住房,说白了,就是先卖一套,再买一套。你知道这个过程有多复杂?

第一,买主卖主都没那么着急,一套房成交的时间大大延长。在18个典型城市里,过去三年,一个客户从他第一次看房,到他定房的成交时间从26天拉长到了39天;而卖主把房子从挂出去到成交的时间,从62天拉长到了109天。

第二,在中介公司内部,也需要多人协作,才能成交一套房。比如北京这样的城市,一笔成交背后平均有8个经纪人协同参与。

你看,过去一套房成交时间短,靠一点销售套路是有可能赚到这笔中介费的,但是,现在时间一拉长,这样的套路行不通了,你不跟客户真正彼此信任,还真就赚不到这笔钱。

这么一来,一个人现在再要去干房产中介这一行,对能力的要求就非常高了。他至少得是一个能够取得客户长期信任的高手,不光是客户要信任他,其他经纪人也要信任他才会愿意和他合作。你看,他还得是一个,内部协同的高手。

所以,未来,谁能在房产中介这一行中成为高手,不是长得帅的,也不是套路多的,而是更善于和内外各种人发生连接的。如果他做经纪人的时间长,那么他职业前景的想象空间可就大了去了。

所以我知道这个故事之后,下次再在哪个路口看到一个穿成这样的人,我提醒自己:放尊重点。

再给大家介绍一个老职业的新变化。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朋友,和你说他去做保险了。无论你嘴上说啥,你心里想啥,我还不知道么?

但是你知道吗?现在有不少这样的例子,在其他行业做得非常好的人,改行干保险。比如外企的、银行的、广告公司的、媒体的,甚至还有医生。我们得到App的李璞老师说,过去大家的一贯印象,转干保险的基本上就两种情况:要么走投无路,要么身怀绝技。这两年,身怀绝技的人,改行干保险的,越来越多了。那为什么要改呢?

改行的理由当然很多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但是深入了解之后,我才知道这一行对人的要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。

说个我的亲身体会,今年,我也买了一份保险,就在我要提笔签字的那个瞬间,对面的保险客户经理突然笑眯眯地跟我说了一句话:罗老师,你想好再签字哦。你签了字,我可要服务你20年咯。

注意,是整整20年啊。在这20年里,我出险了他得帮我报案,我身体要有点情况他得帮我联系医院,看完病拿着我的各种证明、清单、发票、分割单,去理赔报销。

说白了,他得跟我保持20年的紧密联系。对一个成熟的保险经纪来说,他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,同时跟很多人保持紧密联系。你想想看,他要是没有强大的跟人连接的能力,他是完不成这件事情的。

当然,要求高,也意味着回报高。你可能知道,现在做得好的保险经纪,年薪百万不是问题,而且时间还自由。但是,你可能未必知道,保险这个工作,是可以传代,可以继承的。

你就想,等他退休那天,把30岁的闺女带到我面前,介绍说:这是我孩子,相应资格都有,请让她继续为罗叔叔服务。你说这是不是就继承了?他这辈子的奋斗是不是就可以在代际之间传递?

你想,现在有几个职业可以指定自己的继承人?至少跨年演讲肯定不行。为什么保险这个行业可以继承?因为它处理的其实是一组信任关系。

本领可能会过时,资本可能会贬值,但是,人和人之间的连接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。

当然,房产中介、保险经纪人,这些职业本身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器,所以他们的财富能力,挣钱能力会提高。那你要说我这个职业不是这样的呢?难道我要改行么?当然不是。不管什么职业,在所有的选择关头,多和人连接,保证没坏处。

一个厨师,是只会埋头在后厨做饭,还是做了一道得意的菜之后,跑到前厅看看食客的反 应,甚至聊几句。后者更可能成长为一个名厨。

一个程序员, 是只会埋头敲代码,还是会主动加个用户的微信,聊聊使用体验?后者更有可能成长为CTO。

一个搞科研的,是只在 实验室里守着设备做实验,还是愿意跟其他学科的人多交流交流?后者更可能获得科学突破。

这个趋势不仅体现在职业上,也体现在性别上。

最近我们公司CEO脱不花,给我们公司的小姑娘开了个会,说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给女性的机会。

脱不花也是有感而发,因为她最近这几年经常被徐小平老师表扬。表扬的方式是,每当有人找徐小平老师融资,徐小平都会问:你的“脱不花”在哪里?

徐老师其实是在问:你的班子当中有女性吗?这一点在国际上其实已经是一个共识。作为一个男性我不得不服。因为男性是个目标动物,当一个事目标清晰、路径明确的时候,男性很擅长。

而女性更擅长协调关系,当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大量需要跨界整合、柔性沟通的事情,一个班子如果男女搭配,更能从容应对。

这个变化会给多少女性带来新的机会。过去常说的那块针对女性的玻璃天花板,有可能就此打破。你看,因为更擅长人与人的连接,未来女性的财富能力就会显著上升。

你问我,钱从哪里来?香帅的研究告诉我们, 钱从自己的劳动里来,钱从更多的人和人的连接中来。

我们要特别澄清一个可能的误解,连接人和人的能力成为财富杠杆,这可不是花言巧语搞关系,而是通过连接人,提高为这个社会创造价值的能力。

今年,我在汪丁丁老师的一本书 《思想史基本问题》 里,看到一段话。

他说,一个人花5分钟就能想清自己生活的意义。5分钟能干嘛?汪丁丁说,就是问自己5个问题,并诚实作答。

这真是5个神奇的问题,你每能回答一个,就会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连接深了一层。与此同时,每能回答一个问题,你也分明地意识到,有大量的人,他们的连接能力被你甩在了身后。

我们来看一下这张问题的清单——

你是谁? 这个问题绝大多数人都能回答。

再深一层,你能干啥?有的人就回答不了。和世界能够深度连接的人,才有答案。

再深一层,你为谁干的?很多人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而对这个问题有深思熟虑答案的人,一定是行业的佼佼者。

再来,第四个问题, 别人需要你为他干吗? 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,少之又少。一旦回答得出,他就一定做成了一番事业。

但是,很多事业有成的人仍然被第5个问题难住了。这事你干了,也有人需要,但是,这些需要的人因此而被改善了吗? 整个社会因此变得更好了吗?

这五个问题你答得越清楚,你的财富能力就越强。

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日常生活博客原创文章,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链接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mezgy.com/46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